蘆荻:藝術要有隨性的靈魂

所屬類別: 高端訪談 | 作者:魏冬 | 來源:  |  2018-01-12 11:21:27 
0

蘆荻是一個多面手的藝術家,他五年級開始學習素描和水粉畫,但年少得志卻是在書法,中學時代即獲得過至少14次全國書法比賽的大獎,還被拉去書法培訓班任授課老師。大學先讀繪畫,研究生又跑去跟歐陽中石等大家進修書法,畢業后在書法專業媒體盤桓數年,書法作品多次入展中書協舉辦的全國性的書法大賽并獲獎。人到中年,作為人才引進去了出版社主持金石藝術圖書的出版工作,每年總有數種精品圖書面世。

近年,蘆荻癡迷于金石拓片,凡歷代碑帖、古今刻石、摩崖題記、造像磚石等,他都有研究,并傾盡積蓄去市場上淘購各種珍品碑帖拓片。先后受邀在北京、山西、上海、福建等地舉辦系列金石拓片題跋展,一不小心又成了金石拓片題跋領域的大家。今年10月25日~11月5日,在河南省美術館舉辦的“至善至美”蘆荻金石拓片題跋展上記者就有幸目睹了他受歡迎的盛況。不僅展覽的99件金石題跋作品,有許多是難得一見的珍本,包括龍門二十品系列、歷代高古玉系列、經典經幢系列,以及中原地區北朝造像系列等,其中有10件高古玉立體拓更是首次展示,更為重要的是作為一個小眾展覽在沒有邀請任何權威大腕站臺、沒有開幕式和研討會,僅憑借口碑相傳一下吸引了三四千名觀眾參與,其中不乏來自北京、吉林、河北、山東、浙江、廣東等地的金石愛好者,其火爆程度在當下眾多展覽中真讓人覺得驚艷。

 

 

《普賢菩薩玉屏》

所有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師子 。我以清凈身語意,一切遍禮盡無余。 普賢行愿威神力,普現一切如來前。一身復現剎塵身,一一遍禮剎塵佛。于一塵中塵數佛,各處菩薩眾會中。妙諦。

 

yu.webp.jpg

 

《玉豬龍》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瞻彼旱麓,瞻彼旱麓,榛楛濟濟。豈弟君子,干祿豈弟。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豈弟君子,福祿悠降。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清酒既載,骍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瑟彼柞棫,民所燎矣。豈弟君子,神所勞矣。莫莫葛藟,施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回。《詩經·大雅·旱麓》篇也,贊美周文王繼承先祖功業,祭祀神靈并得賜福與護佑。玉瓚即圭瓚也,祭祀之酒器,玉圭作柄,盡顯強盛尊榮之象。丁酉八月,蘆荻。

 

shen.webp.jpg

 

《迦陵頻伽神鳥》

《佛說阿彌陀經》載: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花;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道。舍利弗,其佛國土,尚無三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具作,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內蒙巴林左旗遼上京南塔置浮雕迦陵頻伽像,頭梳發髻,臉型豐腴。此迦陵頻伽玉璧精美無倫,似能音聲,清婉耳畔,和雅之境。妙諦恭記。

 

shou.webp.jpg

 

《雙獸四神人像出廓玉璧》

干略沉濟志懷寬隱,文史淵洽藝業該通。一切境界,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心能轉境,心凈幻滅。妙諦。

其實,蘆荻最受市場青睞的則是他畫的小品畫。他近日為此還推出了一本專輯《芝蘭香靄玉堂春》回饋關心他的讀者。雖然都是些興之所至之作的文人小畫,不足平尺,但卻別有風致。我們都知道文人小品畫,寥寥幾片蘭草,數枝竹葉,就是一幅作品,但是想要出彩卻非容易之事。但在蘆荻的畫中,簡約的筆墨形式,練達的技巧語言,再加上幾句詩詞,釀造出一種詩意的境界。看似漫不經心,隨手拾掇,卻疏密虛實,錯落有致,相得益彰,在法度之中,卻又超出法度之外。這是形與趣、與巧、與意的緊密結合。蘆荻以空靈虛靜的心,深解大自然無言之美,也透視生命之根源,在萬象自在的脈絡中,生者自樂其生,化者自安其化。因此,有人評價蘆荻的小品畫是深知古典精義,深得云林、八大空靈神韻的。蘆荻在該書的序中也說到他比較留意清人和民國的文人手札,喜歡那些清雅醇正、婉轉靜逸的書卷氣息。這些花箋手札,均率意顛逸,激奮巧思,令他喜歡。所以就用花箋摘抄李叔同大師的詩詞歌賦,力求表現大師詩賦所呈現的超逸淡泊、脫俗出世以及平易謹嚴與安詳明凈。

蘆荻什么都能玩,且樣樣能玩得出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蘆荻很少談從藝的“苦大仇深”,他覺得那是挺假的一件事。作為一個才藝像風一樣游蕩的藝術家,他總是游蕩在自己的心靈世界,隨心而行,隨興趣而走。年少時,他每每放學就在新鄭老家的野地里撿拾各種祖先留下的寶貝來摩挲把玩,藝術的感覺就是在這里得到了萌芽。長大后,為了藝術的追求,省著糧票,去踏覓歷代碑帖、古今刻石、摩崖題記、造像磚石等,也都是因為喜歡。在書法報紙做得已經夠出色了,還偏偏要拖家帶口去北京飄蕩,為的是看看那個繁華的大都市。他跟記者講他甚至為了自己喜歡的拓片藏品,用高出幾倍的價格買下,搞得一個小圈子里的人都在追問蘆荻究竟是怎么了時那種歡快。而細心的讀者也會發現在《芝蘭香靄玉堂春》所用的紙張也是隨性的:“一種是在琉璃廠購置的扇形卡紙,粉彩色宣,臨寫了幾件章草、甲骨或金文,也有幾張小篆作品,參以中鋒篆法,力求圓勁雋秀,緊密工穩,古雅精致;一種是去歲紹述堂陳五洲兄所贈毛邊紙,也有玉扣和白蓮紙,都是70年代出口日本又近年回流的,紙張自然陳黃,返漿霉點可見,下筆松軟,不漲不滯,極其好用;還有就是西泠印社出版的《北平箋譜》,2007年首版的,是鄭西諦先生和魯迅先生合編的,共收木刻套印彩箋三百余幅,印制精美,定價不菲,我把線裝拆開,一張一張展平,這樣原有的彩箋左面就又多了同樣大的空白,正好可以在上面書寫。” 

 

1.webp.jpg

 

2.webp.jpg

3.webp.jpg

4.webp.jpg 

 5.webp.jpg

6.webp.jpg 

隨性絕不是淺嘗輒止,就拿他的“至善至美”金石拓片展來說,以歷代拓片為主題的作品,通過考證進行題記詩文等內容,闡明主題,內容豐富,形式多樣,題跋字體既有篆隸的安閑靜雅,又有行草的流動活潑,既有大字的端莊穩厚,又有小字的文雅靈動,頗顯藝術魅力。河南省美術館館長化建國說:“蘆荻用題跋的藝術形式充分去解讀金石拓片的內涵,足見其文史之功、書翰之韻、文辭之美與章法之妙,為觀眾了解我國悠久的金石文化及佛教藝術領域開了一扇窗。另一方面,我們認為蘆荻近幾年以這種在拓片上題跋的樣式,有意或無意地開啟了自己藝術創作新的風貌,在其作品中,他更注重視覺藝術的審美傾向,用心經營著各種書體與拓片中古人畫境之間的相互關系,非常虔誠地表達了他內心對傳統藝術的敬仰與崇拜,同時又不失一個當代書家用構成的藝術形式,強調拓片視覺美感的沖擊。”詩書畫交融,形神兼備,情真意切,加上隨性的靈魂,焉能不美?

責任編輯:王文錦

推薦視頻

推薦文章

蘆荻:藝術要有隨性的靈魂
館藏綠釉瓷器賞析
新三板公司扎堆換主業 瞄準養老醫療、長租市場等熱門領域
紐約拍賣天價!達芬奇《救世主》成交價29.57億元
開鈞瓷藝術一片新天地
人民幣快速升值如何影響我們的錢袋子?

版權所有 @2012理財雜志社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2065號


本站內容歸刊版權所有,若要轉載,請先獲得本刊同意。豫ICP備14027904號

排列3开奖